鄂州市金融办主办 鄂州新闻网承办
持续的去通道防风险政策正在路上 从信托业年报看去杠杆进程
时间:2018-04-18   来源:鄂州金融网

  55号文对于房地产信托、政信合作业务、通道业务等均进行了更加严格的规定,指向的均是全面去通道化,这将在2018年发酵。在这样的政策导向下,叠加未来资管新规的落地,预计2018年信托行业资金来源也将进一步受限,信托行业资产增速放缓步伐或加快,甚至可能出现收缩。

  4月初,中国信托业协会公布了2017年信托行业的主要业务数据。结合年度数据分析,信托行业以及市场融资成本呈现怎样的变化?对此,《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兴业研究公司副总裁鲁政委。

  《金融时报》记者:信托业规模增速在2017年年末出现放缓,您认为原因何在?

  鲁政委:2017年信托业一度成为企业融资的“最后一根稻草”,规模在大部分月份增速较快,只是在临近年末才出现一定程度的放缓。自2016年下半年“去杠杆”进程推进以来,监管加大了对于通道业务的限制,这样使得过去通过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等机构进行融资的公司,更多直接向信托转移,房地产、地方政府等领域仍可以通过信托渠道进行融资。因此,2017年信托业前三季度资产规模增速依旧较快。直到2017年12月22日,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55号文”),分别从商业银行和信托公司双方规范银信类业务,提出了加强银信类业务监管的要求。55号文扩大了银信类业务及银信通道业务的定义,将表内外资金和收益权同时纳入银信业务的定义。对应地,我们看到2017年第四季度信托规模增速出现小幅下行。

  《金融时报》记者:金融强监管时代来临,如何评价监管对信托业的影响?

  鲁政委:从信托资产类别来看,2017年的趋势没有发生变化,事务管理类信托资金占比继续上行至59.62%,融资类和投资类的占比分别下滑至16.87%与23.51%。事务管理类信托中有不少通道业务,这也佐证了前述的“其他资管通道业务部分回流至信托公司”的观点。从资金投向来看,2017年新增信托资金投向房地产与金融机构的同比增速已经出现了下行,这与一直以来对信托资金投向的规范以及“三三四”检查中对于同业业务的限制有一定关系。从信托特色业务来看,银信合作类占比仍旧保持稳定,年末占比为23.51%;而政信合作类业务占比出现下行,2017年末的比例为4.77%。整体来看,相较于其他资管机构,信托在2017年受监管的直接影响有限。

  监管对信托业的影响将在2018年发酵。55号文对于房地产信托、政信合作业务、通道业务等均进行了更加严格的规定,指向的均是全面去通道化,这将在2018年发酵。在这样的政策导向下,叠加未来资管新规的落地,预计2018年信托行业资金来源也将进一步受限,信托行业资产增速放缓步伐或加快,甚至可能出现收缩。这从2018年初以来我们看到的信托数据当中已经有所反映。

  《金融时报》记者:您认为2018年信托业面临哪些考验?

  鲁政委:2018年信托新发产品数量快速减少,实体融资成本进一步上行。2017年国内经济基本面整体向好,融资需求也好于预期,在其他融资渠道受限(监管对于银行贷款投向以及房企发债的限制等)的情况下,一些中小房企非常依赖信托融资渠道:2017年房地产信托发行规模快速上行,直到进入第四季度才有所放缓。进入2018年之后,新发信托产品数量开始出现趋势性下滑,但与此同时,新发信托产品预计收益率却不断走高,新发产品预计收益率已经突破8%大关。除此之外,我们还关注到了广义信贷增速与信托产品收益率相较于贷款平均利率溢价之间的背离,前者主要与MPA等约束有关。信托产品量价的背离也从侧面反映了部分企业的资金链或进一步承压;资管新规当中对于多层嵌套的禁止也意味着信托资金来源将成为2018年对信托业的最大考验之一。

  《金融时报》记者:信托预计收益率不断上行反映出市场怎样的变化?

  鲁政委:结合信托收益率的这一变化,我们注意到当下市场正在经历结构性政策下的利率分化。一方面,第一季度短端资金利率稳定、NCD(同业存单)利率悬崖式下跌;另一方面,以信托为代表的非标利率快速上行,前期票据和理财相较于货币市场走出了一波独立行情,当下理财收益率仍旧难现下行趋势。这可能是结构性政策导向下的新常态之一。

  4月2日,中央财经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再次强调控制宏观杠杆率的目标,并且首次明确了“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对应地,货币政策也在努力进行结构性的尝试。央行行长易纲在年初发表的《货币政策回顾与展望》当中,指出“探索发挥货币政策的结构调整作用,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实质上,以MPA为代表的宏观审慎政策本身就是结构性政策,加上再贷款、再贴现以及抵押补充贷款(PSL)等政策的结构性调整作用,未来市场利率均会随着政策的变化而出现结构分化。

  《金融时报》记者:资管新规获批,这一政策落地会对行业产生什么影响?

  鲁政委:政策导向方面,监管即将就位,市场整体保持谨慎。4月2日,中央财经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围绕“三大攻坚战”部署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基本思路是“结构性去杠杆”和“努力实现宏观杠杆率稳定和逐步下降”。由此可见,控制宏观杠杆率在较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成为政策轴心,在一些突发因素逐渐消退之后,政策会再次向“去杠杆”倾斜。相对应地,“资管新规”即将落地,后续相关的配套监管政策(例如理财新规、针对金融控股集团的监管等)很快就会跟上,或对流动性产生一定的影响。4月8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式挂牌,新机构正式就位,持续的防风险监管政策正在路上,由此将促使信托机构真正回归信托本源。